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刀锋战士

刀锋战士

时间:2017-11-14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余波是一位机智灵活的八路军战士,原本负责反战同盟中日军士兵的日常管理和思想教育,这天接到命令,赶到日寇盘距的城市,从事地下工作。余波虽然更希望在正面战场上狠狠杀敌,但他知道情报工作同样重要,于是愉快地脱下军装,化名为“剃刀”,从此成为一名时时刻刻行走在刀锋上的情报人员。
  
  时光飞快,这天余波通过收音机接收到密电码,用密码本翻译过来后内容如下:明日午后两点,在灵应禅寺大雄宝殿与上级派来的我党地下人员接头,他叫“深谷”,你的任务是取回“深谷”手中重要情报,接头暗号是……
  
  第二天午后两点,大雄宝殿里香烟缭绕,木鱼声诵经声不绝于耳,香客们来来往往人头攒动。这里热闹又不失幽静,倒是接头的好地方。化妆成香客的余波正想着,忽然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隐隐飘来,心头顿时一凛!敏锐的第六感曾无数次帮助他涉险过关,难道现在……
  
  就在这时,佛祖面前的蒲团上跪下一人。那是个精瘦的中年人,只见他双手合十,声音不高也不低地虔诚祈祷道:“佛祖啊,我老娘病了,外婆病了,外公也病了,求求佛祖保佑他们吧!”
  
  来不及多考虑了,余波当即在中年男人旁边的蒲团上跪下,并不看那人一眼,面对佛祖祈祷的声音同样不高也不低,刚好让他听到:“佛祖啊,我家猪病了,羊病了,牛也病了,求求佛祖保佑它们吧!”
  
  余波祈祷完头也不回,掉头就走,一直走到一间幽静无人的偏殿内。不出所料,那精瘦的中年人跟了进来,因为刚才两人的祈祷词即为接头暗语。男人伸出手说:“我是深谷!”
  
  余波一把握住对方的手,用力握了握,心里一阵发烫。说实话,孤军奋战在日军巢穴中,真的太寂寞了,可现在不是诉说的时候,只回应了一句:“我是剃刀。情报呢?”
  
  深谷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显然在这遇到同志同样令他兴奋,但他摇摇头,低声说:“情报在我身上,但不能交给你,我得亲手交给你的上线。这是刚刚接到的命令,因为队伍中出现了叛徒,上级指示必须减少传递环节!事关重大,绝不能耽搁,请立即带我去!”
  
  余波一惊,难怪刚才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便急促说道:“行,跟我来!”
  
  余波当即就往外走,身后深谷不远不近地跟着。当来到大雄宝殿外空旷的大院里时,刚才那种危险的第六感再次袭来,并且压迫感极强。余波蹲下身佯装系鞋带,眼波不经意一扫,不好,四面八方有几个精干的人正从香客中慢慢逼近。再猛一回头,正看到深谷跟在后面,深谷一脸的深不可测,但没有紧张之色。两人眼光一触即分。
  
  此时余波身边全是香客,正紧张,电光火石间,突然一声脆响,随即有人大叫一声,人多声杂,也不知叫的什么,但余波看到那几个精干的人忽然趴到了地上,动作迅捷无比,绝对训练有素!
  
  余波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但转瞬即逝,忙迈步来到寺庙外。身后深谷还是不远不近地跟着,余波不用看也知道,深谷的身后依旧跟着那几个精干的人。
  
  这时恰好有个卖零食的小贩打眼前经过,余波忙叫住他,掏钱买了一包花生。刚走两步,回头一瞧,那可怜的小贩已被两人一把拖到了旁边,这两人正是跟踪者,而深谷恍若未见。
  
  余波继续往前走,领着深谷左一弯右一绕的,其间到一家书店买了一本书,还叫住一个卖香烟的小贩买了一包烟,不用说书店老板伙计和卖香烟的小贩也被身后跟踪的人严加审讯一番,他们这是怀疑那3位做生意的是余波的同伙,怕余波借机传递情报。不过余波知道,他们肯定一无所获。
  
  在一座破旧的四合院前,余波终于停下了脚步,再一回头,示意深谷稍停一下再进来,而不远处跟踪的人一闪即逝。然后余波推开门走了进去。
  
  过了片刻深谷不见余波出来叫他,顿时心生疑惑,忙大步进去,却见偌大的院子内空无一人,叫了两声,无人答应。这时身后一直跟着的人冲了进来,四下一搜,不好,还有一个小小的后门,余波人不见了。
  
  几个人一起惊叫起来,他们说的竟是日语!刚要冲出那个后门追余波,“轟”的一声,脚下突然惊天动地般爆炸起来……
  
  在一处秘密场所,上级问余波:“剃刀同志,我们从另一条暗线得知,正如你所料,叛变的正是深谷,你是怎么知道的?”
  
  余波说:“当我在大雄宝殿外觉察到有人跟踪时,意外发现深谷一点也不意外,我就知道不妙,但还不能确定,说不定那些人还是我们的同志。就在这时香客中估计有调皮的小孩燃着了一个鞭炮,我灵机一动,大喊了一声‘卧倒’。香客们倒是纹丝不动,可跟踪的人趴下一大片,我这时才确定他们是日本特工,深谷有问题。”
  
  上级听了有些不解:“为什么可以确定?”
  
  余波一笑:“因为我是用日语喊的,不要忘了我曾在反战同盟中工作过,一些常用日语还是懂的。日本特工当然懂日语了,他们再狡猾,猝不及防之下还是本能地作出了反应。”
  
  上级一脸赞许,余波继续说:“而当我在路上先后买了零食、书本和一包烟后,我注意到这3个生意人全被日本特务拖到一旁严加审讯,其间身后的深谷对这一切视若未见,这不是一名我党地下工作者应有的反应。这下终于可以确认,他叛变了,日本特工是他带来的。”
  
  上级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你又是怎么通知同志们设下埋伏的?”
  
  余波说:“鬼子有一点猜中了,那3个生意人中的一个确实是我们的同志,他是暗中接应我的。但鬼子无论如何也猜不中我是怎样传递出危险信号的,当我买东西时,我把钞票折叠了四个角给他,这就意味着我遇到了危险,并将去那个我们早就约定好的四合院。他收到钞票后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再发出信号通知他的下线,一个手势就足够了,他们再火速埋下炸药,并伺机引爆。”
  
  余波最后说:“我不能说出那3个生意人中哪一位是我们的同志,这是纪律。”
  
  上级吐口气,感慨地说:“是啊,在鬼子的心脏里,有多少我们的同志日日夜夜行走在刀锋上啊!我们要向跟你一样无畏的刀锋战士,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