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特别『药引』

特别『药引』

时间:2017-05-19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
  
  马伟宁的事业近些年稳步上升,爱情也收获了聪明贤惠的女友赵桐。赵桐多次提出结婚的要求,按说年纪不小、水到渠成也该结婚了。可是近段日子,马伟宁情绪突然一落千丈,对结婚的事提不起兴趣。是他有了外遇吗?当然不是。
  
  一天,马伟宁去赵桐开的花店,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在鲜花丛中闪出头来,马伟宁惊得差点叫出来。怎么会是她?十年了,她像个精灵一样从天而降又到马伟宁的世界,扰乱了他平静的生活。
  
  女孩显然不认得马伟宁,看样子是赵桐新招的员工。马伟宁悄悄问女友她是谁,赵桐说:“她叫李小惠,怎么啦?”
  
  马伟宁脑子“嗡”了一下,差点摔到地上,真的是她!十年没见了,她成熟了长大了,脸上风沙吹出的红脸蛋没了,可是她为什么装着不认得自己呢?难道自己变化很大吗?不过也有可能。马伟宁认识李小惠的时候,她才16岁,当时马伟宁易名“小区”,在小镇实习绘画,结识了情窦初开的李小惠,也由此埋下了他至今无法驱散的噩梦。
  
  现在站在李小惠面前的马伟宁不再叫“小区”,而且人发福不少,但说小惠一点也不认得他,马伟宁不敢确定,他想去试探一下她:十年了,她还记得他多少。
  
  晚上,马伟宁悄悄在卧室抽屉最里端拿出一张大头贴,上面一女孩天真的笑容阳光一样,大头贴的后面写着“李小惠”。
  
  马伟宁又做梦了,梦到李小惠怨恨的眼神。醒来时,赵桐关切地审视他:“你得再去看医生了。”
  
  2
  
  马伟宁决定接近李小惠,他不相信她能忘了自己。李小惠对这位老板娘的未婚夫敬畏友好,口气恭恭敬敬的。淳朴的李小惠绝不是能隐藏心事的姑娘,她肯定是没认出自己,那太好了,马伟宁兴奋极了。
  
  马伟宁跟赵桐商量把小惠调到他的公司去,说正缺少人手,赵桐说:“她一个没文凭、没特长手艺的姑娘,能去你公司干什么?”
  
  “缺一个得力的勤杂工,打理下绿色植物什么的,你不会不放心我吧?”马伟宁这样说,其实心里直跳,虽然李小惠和赵桐相比,好比一个顽石一个美玉,但他对小惠真的有不正常的想法。
  
  赵桐一向迁就马伟宁,一个微不足道、相貌平平的小员工,让就让了。就这样,李小惠走进了马伟宁的生活和世界,她在他面前总是羞答答的,腼腆窘迫得不知所措,马伟宁悄悄对她说:“别怕,以后有什么需要的,一定告诉我。”
  
  对方回应他的是感激的眼神,马伟宁轻叹了口气,心头的瘀结慢慢散去,因为李小惠的出现,让他感觉生活都有了劲头,当然,他不是常人想的那样,对小惠有肮脏的想法。
  
  周末,马伟宁被女友拉去医生那里看病,马伟宁挺不耐烦,明明他什么都好,赵桐和医生偏说他有心理问题,就让医生开些吃不死人的药丸子骗点钱吧,省得赵桐又啰里巴嗦的。
  
  几天后,李小惠住进了马伟宁为她专门安排的单身公寓,刚装修好的很洁净,什么电器都齐全,李小惠以前打工都住地下室或集体宿舍的,她受宠若惊:“经理,这是我的宿舍吗?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马伟宁笑着说:“这没什么,以后我一定好好帮你。”他很乐意为这姑娘做这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您是好人,我以后也一定会好好帮您。”小惠说,两人情不自禁眉来眼去有些暧昧。其实李小惠穿上马伟宁给她买的衣服,还挺漂亮的呢,人靠衣装马靠鞍。当月结工资时,李小惠多收到3000元奖金,这是其他员工都没有得到的。
  
  3
  
  马伟宁对李小惠的好,很快让公司员工有了风言风语,话传到了赵桐那里,赵桐心事重重地说:“他要真变心了就随他吧,我要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男人。”这些天她没再逼婚,走一步看一步,男人想结婚了自然会结,强扭的瓜也不甜。
  
  这天晚上,马伟宁又做了同样的梦,确切地说,应该是镜头回放:
  
  情窦初开的乡下姑娘李小惠,关注上了新来的年轻画家“小区”,她给他送熟鸡蛋、鲜桃水果想学画画,“小区”知道她的心事,但他不会喜欢她的。
  
  父母给小惠说了婆家,那人比她大十来岁,挺有钱但名声不好,小惠不同意,她喜欢的是“小区”那样的。一天,小惠又去找“小区”,半路上,她被一个男人拖进麦地,她拼命向探出头来的“小区”呼喊救命,可是,男人手上亮出的刀子吓破了“小区”的胆,那男人之前曾威胁过他:别对小惠打主意,不然杀了他。
  
  “小区”只好袖手旁观,面对恶势力他只能软弱,甚至连呼喊的勇气都没有。他还这样安慰自己:“这人是相中小惠的老男人,这样她就就范了,也算成就了好姻缘。”
  
  等“小区”逃了一圈回来时,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麦田一角零乱一片,新蒸的蘑菇包子丢了一地,还有一张遗失的大头贴,上面的女孩春风般的笑容。“小区”曾说过喜欢吃蘑菇包子,小惠是来给他送包子的,他蹲在麦田里哭了,他永远忘不掉小惠看他时那种怨恨绝望的眼神。
  
  没几天,“小区”就离开了那里,临走时没敢跟任何人打招呼。本以为小惠被老男人强奸后会顺从他,可是就在几个月前,他听那边认识的老乡说:十年前,一个叫“李小惠”的女孩不堪被强暴,跳河自杀了……
  
  现在的“小区”叫马伟宁,他内疚得快要发疯了,可想而知,李小惠爱着他,可是她爱的男人眼睁睁看着她被坏人拖走污辱却不救她,她会是多么绝望伤心,那个闭塞的小地方,被人糟蹋那是多么要命的事,李小惠是个刚烈女孩,她宁死也不屈从。
  
  马伟宁再醒来时,赵桐又在审视地看着他,他做梦的样子又吓着赵桐了。
  
  马伟宁对李小惠有意思的传言越来越多了,其实连马伟宁自己也有点迷失,他到底是不是对小惠因怜生爱了呢?
  
  他望着小惠越来越丰腴快乐的背影,心想:“小惠,感谢上苍让我又遇到了你,庆幸你跳河没有死。欠你的我一定会补偿,可是,真的能补偿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