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奔跑吧,兄弟

奔跑吧,兄弟

时间:2017-08-1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前段时间“跑男”热播,参考“跑男”的娱乐形式,英姿所在的公司决定开展一次拓展训练,让员工在游戏中锻炼执行与协作能力。参加的10名员工中恰好有英姿和她的对头陈虹。
  
  十个人分了五组,男女搭配,胜者组将获得公司颁发的高额奖金。陈虹的搭档是人事部小姜。搭档英姿的小伙则是个新同事,长得黑黑壮壮的,英姿还不知道他叫啥。
  
  本次拓展训练的总策划和裁判是英姿公司的总经理,他向来是个有创意的人,这次也不例外。总经理给了大家两个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选项不同,将导致后续的游戏不一样。
  
  五组人彼此观望,仿佛同时患上选择障碍症。陈虹率先喊道:“我选真心话!”英姿猛然警醒,跟着说:“我也选真心话。”是了,甭管大冒险玩啥,总归是要折腾人的;真心话就轻松许多,上嘴唇碰下嘴唇,是真是假谁又能知道?
  
  另外三组还没反应过来,总经理却说:“那好,你们三组就玩大冒险吧!给大家2分钟时间准备。”
  
  比赛即将开始,陈虹突然找到英姿,劝她放弃“真心话”,改选“大冒险”。英姿当然不肯,臭着脸说不。原以为陈虹会生气,想不到她却淡淡地说:“我刚才偷看了经理的手卡,第一题问的是‘你最近一次蹦极是哪一天,跟谁一起?’……你确定要回答这个问题吗?”
  
  英姿和陈虹同为办公室文员,曾是很好的朋友。上个月公司派她俩出外勤,因为那项工作没有领导监管,陈虹觉得不是什么重要工作,就提议去欢乐谷玩蹦极,她请客。英姿恐高,本想拒绝,架不住好友劝说,就跟着去了。结果英姿实在害怕,弹跳绳系在脚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迟迟不敢往下跳。陈虹跳完上来,发现英姿没跳,一脸的失望。英姿捂着心口埋怨道:“明知道我恐高,还硬拽我来。”陈虹也不高兴了:“我把你当成最亲密的朋友,才邀你一起蹦极,听你这么说,倒是我的不对了?”从那以后,两人的关系就不太好了。那是她俩第一次蹦极,恐怕也是最后一次……
  
  偏偏这道“真心话”题目歪打正着,直指二人痛处,最主要的是,蹦极那天是旷工去的……两人对视一眼,觉得太过巧合,莫非这事已经传到了总经理的耳朵里?
  
  因此,她们默契地选择避开这个话题,找到总经理,想将选项换一下。总经理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们一眼,同意了她们的请求。这下好了!五组人全来“大冒险”倒也省事。
  
  “大冒险”第一关是搭房子,用的却不是钢筋水泥,而是乐高积木——在规定时间用乐高积木盖一座房子,达到要求者方可进入下一关。
  
  英姿所在的这家公司是一家房地产公司,为凸显特色,总经理挑选了五款最经典的房型,让大伙用乐高积木的形式来展示。
  
  英姿打开积木盒,按照图纸搭建起来。地基、梁柱、承重墙……搭到最后却发现,房子只完成了三分之二,盒里的积木不够用了。这是怎么回事?英姿发现其他四组也遇到了相同的麻烦,看来这也是游戏的一项难度。
  
  “让我试试。”与她同组的小伙子推开英姿,蹲到积木盒前。小伙子摆弄了没几下,竟然把积木房搭了起来!一套哥特式别墅“名爵江景”稳稳当当端在他手里。
  
  英姿很是吃惊。她清楚乐高积木是非常严谨的,不是外表看着是房子就行,内部结构也跟真实房屋别无二致,缺一块料都有可能造成坍塌。小伙子能在这种情况下完成图纸上的规划,必定是建工专业的高材生!英姿猜测,他或许是公司工程部新聘请的高管。
  
  按照游戏规则,二人抬着积木进入下一关。
  
  第二关名为“走绿毯”。关卡前铺了一片长长的S形绿色指压板,这关要求男同事脱鞋赤脚,背着女伴在指压板上跑完全程。途中女伴必须配合男伴,抱稳积木房,积木不能散,掉落一块就算出局。
  
  此时,身后有两组追了上来,分别是陈虹、小姜组,和售楼处的小张、小刘组。英姿觉得奇怪,凭他们也能完成第一关?来不及多想,小伙子已经背起她赤脚跑了起来!
  
  指压板上的塑料钉扎得小姜、小张呜哇乱叫,好几次险些摔倒,背上的女伴受影响,怀中积木房一阵乱颤,只见小张组那栋“依山伴城”哗啦一下散落满地——由于缺料,小张把积木全用在了楼型外观上,完全忽略内部结构,可谓败絮其中。虽然蒙过第一关,却在这颠簸的“走绿毯”环节现了原形,被淘汰出局。
  
  英姿趴在小伙子背上,感受着他稳健的步伐,奇怪道:“你不怕疼吗?”小伙子嘿嘿一笑:“我从小在农村长大,那儿的土坷垃路比这刺挠多了。”
  
  再看小姜那组,竟也咬牙坚持下来,那栋“慕府新贵”在陈虹怀里安然无恙。
  
  这两组跑完全程,同时闯入第三关。
  
  S形指压板路的尽头摆着几盏大灯。现在是晚上,大灯忽明忽灭,灯前是一排不断变换位置的网兜。第三关要求是:拆解乐高积木,丢进网兜,在最短时间内投完、并且投中最多积木者获胜。
  
  灯光太暗,本来就不容易视物,加上那些网兜安装在投篮机上不断移动,看得英姿眼冒金星,差点揉掉了隐形眼镜。
  
  “你拆积木,我投,快!”小伙子命令道。英姿回过神来,“哦”了一声,开始动手拆解“名爵江景”。与此同时,另一组也采取相同策略,陈虹边拆“慕府新贵”,边把拆下来的积木递给小姜。
  
  两个男人接过“弹药”,站在投掷线内比拼起了眼力和投术。
  
  几个回合下来,小伙子投中的积木越来越多,“名爵江景”也快被英姿拆完了。而小姜不仅没投中多少积木,“慕府新贵”还剩大半个轮廓完好无损。原来,陈虹在第一关作了弊,偷用自带的积木完成了“慕府新贵”,虽然解了缺料之围,却没想到第三关要求拆解,他们用的积木比别人多,拆起来自然也比别人慢。
  
  随着“名爵江景”被彻底拆光,小伙子投中最后一块积木,总经理宣布他们这组获胜。
  
  “恭喜二位同事!”总经理微笑着走了过来,突然一怔,问道:“这位男同事是新来的吗?看着有些面生啊。是哪个部门的?”
  
  小伙子略带愧疚地低下头,用很小的声音回答:“我叫彭大涌。”
  
  总经理查遍所有部门资料,也没找到一个叫“彭大涌”的员工,他上下打量着小伙子,眼神变得狐疑。
  
  彭大涌嗫喏一阵,终于说出实情。其实,他是个年轻的农民工,这家公司作为开发商,找彭大涌所在的工程队包过几个楼盘。要说他冒名参赛,不是公司的人,可也给公司盖了好几年楼;承认他是公司的人吧,却又没有劳动合同……这下总经理也懵了。这时,却听小姜冷笑道:“哼,一个民工有这么大能耐,居然能用缺料的乐高积木完成一栋楼。别是其他开发商派来捣乱的吧?”
  
  彭大涌嘿嘿一笑,说:“我家三代都是瓦匠,我在老家学的也是盖房。要论盖房子,你们这些念过书的还真没我精通,只要把一栋房子里的关键结构搭建好,我就能保证它不塌。别说给这么些料,就是再少点我也能盖起来!”
  
  听到这里,英姿“噗”地笑了出来。总经理干咳一声,示意彭大涌别往下说了,又道:“那你第三关又是如何做到的?”
  
  彭大涌收起笑容,眼中泛起泪花。原来,彭大涌的父亲也是民工,三年前,开发商疏于监管,放任工地延用老化的安全兜网,大涌爸干活时被因网兜破裂而掉落的杂物砸伤眼睛,双目落下残疾,一到晚上就啥都看不见了。
  
  有工友给彭大涌出了个偏方,说用萤火虫加决明子泡水喝能治这种病。于是彭大涌白天干活,夜里就用弹弓打萤火虫。只可惜那个偏方并不管用,他爸的眼病没治好,反倒是彭大涌练就了火眼金睛和一双准头十足的手。他这次参加比赛,就是想赢得奖金,送父亲到大医院治眼。
  
  总经理听罢,也是一阵长叹,却始终难以抉择。
  
  陈虹突然站了出来,朗声道:“民工兄弟对咱们公司的建设、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能来参赛我们十分欢迎。我认为彭大涌的身份有效,况且他和英姿合作,赢得了比赛,他们那组理应获得奖金!”
  
  “我赞成!我的那份奖金让给彭大涌了。”英姿回头朝队友眨了眨眼,转身的瞬间,碰上陈虹的目光,二人会心一笑。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总经理当场为彭大涌颁了奖。
  
  第二天,在彭大涌干活的工地上,多了两个头戴安全帽、手拿工地安全手册的倩影,正是英姿和陈虹,她们又和好如初了!其实,旷工那天的外勤任务便是宣传和监督工地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