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他有脸盲症

他有脸盲症

时间:2017-08-10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列车晚点,苏雅倩赶到栖霞街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栖霞街说是街,其实是条巷子,原本就不宽,后来居民们看准商机,都把自家的房子改成门面房,一点一点往外侵占,巷子就窄得连车都进不去了。苏雅倩在街口下了出租车,然后就背着背包往里走。
  
  巷子里很黑,也很静。苏雅倩莫名地有些害怕。她后悔自作主张,没让老爸到车站去接她。她在出发前看了新闻,说是沿线很多省份都下了暴雨,有些路段发生了险情,几十列客车取消,更多的晚点。她还执意要出发,主要是领导批假不容易,她这次不休,下次再想休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她不知道列车会晚点多久,让老爸在车站等着,等不到她,会有多揪心。
  
  苏雅倩壮起胆子,往前走着。
  
  可是,她一走进巷子,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看到有条黑影,正在前面站着。三更半夜地还在这么黑的巷子里晃,绝对不是什么好人,非奸即盗。她一个女孩子,绝对不能成为被侵害的目标啊。她转身就往回走。这时,她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那脚步声还越来越近,分明就是那个歹人在追她呢。她奋力奔跑起来,身后的歹人急了,冲她喊:“等等我,别跑——”苏雅倩吓得惨叫一声,声嘶力竭地喊着:“救命,救命啊——”
  
  听到她的喊声,从街口冲过来几个小伙子,把她让到身后,然后就扑过去对着歹人一通拳打脚踢。那歹人一边惨叫一边喊:“我不是坏人,我不是坏人!”人们边打他边骂:“不是坏人你追人家女孩子!”“坏人也不会说自己是坏人!”一边打,一边就有人报了警。
  
  很快,警察就赶来了,把那个歹人控制住了,带上了警车,又请苏雅倩和那几个小伙子一同到派出所去说明情况。苏雅倩正要上车,她老爸苏越成赶过来看热闹,看到她就喊住了她,问她是怎么回事。苏雅倩简要说了。苏越成气愤地说:“敢打我闺女的主意,看我不打断他的腿!”跟着也去了派出所。
  
  警察先给苏雅倩做了笔录。等到苏雅倩把事情的经过讲完,警察愕然地睁大了眼睛,惊疑地问她:“你的意思是说,那个男人对你什么都没做?”苏雅倩气愤地说:“你的意思是,他非要对我做什么?等到做了,那就全晚了。”警察淡淡地说:“咱们讲的是证据。他对你什么都没做,我们怎么处理他?”苏雅倩这时也冷静下来了,明白警察说的有道理。
  
  警察去讯问那个歹人,半个多小时以后回来,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他对苏雅倩说,事情可能完全不是她想的那样。那个小伙子名叫雷敬,是工商局负责办理营业执照的干部。前些日子,他受理了一个申请。一位商户住在栖霞街上,却非要办理北京路的执照,他利用晚上休息的时间过来实地查看,却因为不太熟悉走错了路,很晚才赶到这里,寻不到那个门牌号,只好在街上等人打听,恰好看到苏雅倩过来,就想来跟她问一问,谁知被她误会了,还被人打了一通。现在,最让警察头疼的是,如果雷敬不肯善罢甘休,那苏雅倩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了。
  
  苏雅倩给吓了一大跳:天呐,怎么会是这样?
  
  警察迟疑着说:“要不,你先去跟他沟通一下?请求他原谅了,这事儿才好办。不然,他若揪住受伤这点不放,要拘留你也不是没有可能。记住,态度一定要诚恳。”
  
  苏雅倩可不想被拘留。一个女孩子被拘留了,传出去那可是好说不好听。更何况,她若是被拘留了,那就是有违法的案底了,现在的工作能否保住都难说,以后再想找好工作都难啊。她懊悔不迭,撞墙的心都有了,还能说啥?苦着一张脸,跟着警察就来到了另一间询问室。
  
  雷敬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面目全非。苏雅倩正要给他道歉,雷敬却先说道:“对不起啊,小妹,给你添麻烦了。也怪我眼神儿太差,没看清你是个女孩子,吓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说着,倒先给她鞠了一躬。苏雅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嗓子里一哽,竟委屈地哭了。雷敬倒给吓坏了,惊慌地问:“你还不肯原谅我吗?那你说吧,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苏雅倩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喜极而泣:“我原谅你,原谅你!”
  
  两人这态度,警察倒好办了,让他们写了一份和解协议,然后就各走各路了。
  
  苏越成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气得一跺脚,低吼道:“看看你,毛毛躁躁的,坏了我的大事儿!”苏雅倩一惊:“爸,怎么啦?”苏越成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回来吗?”苏雅倩迷惑地摇了摇头。苏越成咬牙切齿地说:“我叫你回来,就是对付雷敬的。这回他记了仇,咱的事儿就甭办啦。”说完,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苏雅倩忙着问老爸是怎么回事,苏越成就一五一十地给她讲了起来。
  
  原来,苏家的院子,虽是在栖霞街上,却毗邻着北京路。北京路是一条商业步行街,很繁华的,可以说是寸土寸金。北京路两侧的人家,都想方设法地把房子出租,大赚上一笔。苏越成也早就这么想了,可老爷子死活不干,说生意一开,他就难得安宁了。苏越成给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工作,老爷子总算松了口,苏越成赶紧把自家房子改造了一下,准备办下执照,再往外租,就能租个好价钱了。谁知这执照却在工商局那儿卡了壳。他已经往工商局跑了好几趟,但总说他材料不合格,这不是存心刁难人嘛。他一气之下,就想到了女儿文化水平高,又懂法律,能把那个木瓜给说通了,他才好办下执照来呀。谁成想,闺女还没进家门,先把那个木瓜打成了那样,他还能给你办执照?怕是天王老子都办不下来了。
  
  苏雅倩听他这么一说,就又不服气了:“一码归一码。我误会了他,那是我错了,他已经原谅我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他不给咱办执照,那就是他的不对,我该怎么对付他怎么对付他。爸,你不用担心,明天一早咱就去办执照。我还真懂这方面的事,看他怎么难为咱!大不了去找他的领导,再大不了就上网损他!”
  
  看苏雅倩信心满满的样子,苏越成心里也有了底,高兴地说:“好,明天一早儿咱们就去工商局!执照办不下来,没人租咱家房子,那就是真金白银地损失着呀!”说到这些天的损失,苏越成又心疼上了。
  
  第二天一早,苏雅婷就跟着苏越成,来到工商局的注册办证大厅。偷眼一看,雷敬脸上裹着纱布,坐在柜台里面呢。看到他脸上的纱布,还有一块一块的青肿,苏雅倩又觉得很对不起他,心里十分歉疚。她本想躲开雷敬,但老爸告诉她,雷敬就是负责他们那一带的,不找他不成。苏雅倩只好硬着头皮,来到雷敬面前,把那些材料递过去,同时悄悄打开了手机录像,镜头正对着雷敬呢。
  
  雷敬对此却浑然不觉。他接过材料看了看,然后说:“你缺一个证明。”苏雅婷问他:“缺啥证明?”雷敬拿过她家的房本给她看:“你看,你家的门牌号是栖霞街的,却要申请北京路的执照,我怎么办呢?要按门牌号办,那就应该是栖霞街的。要申请北京路的,就得证明你家有北京路的门牌号啊。”
  
  苏雅婷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就收起材料,走出大厅。苏越成从一旁闪出来,皱着眉头问她:“还是没办成吧?你看他是不是故意刁难咱?我看你乖乖地听他说话,咋没跟他争辩争辩!”苏雅婷白了他一眼说:“爸,人家是不是跟你说过,要想办北京路的执照,就得开份咱家房子在北京路的证明?”苏越成点了点头说:“他是说过。可是,我没地方去开呀。”苏雅婷就说:“开不来证明,人家是办不了。干脆,咱就办个栖霞街的执照吧。一个北京路,一个栖霞街,也差不到哪里去。”
  
  苏越成虎着脸说:“傻闺女,你不懂,这可差得远了去了!咱要有了北京路的执照,那房租就能提高一倍呢!”苏雅婷又白了他一眼:“你开不来证明,人家就没法办,这也是规定啊。我也没办法。”苏越成一听说她也没办法,顿时泄了气,但让他办栖霞街的执照,他又不甘心,就跟着苏雅婷先回了家。
  
  下午,忽然有人来敲门。苏雅婷开门一看,见是雷敬,心里不觉一惊。雷敬不是后悔了,来找自己算后账的吧?她的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一张嘴巴就要掉出来了。雷敬却微笑着问她:“请问你,这是苏越成家吗?”苏雅婷点了点头,问他:“什么事啊?”雷敬说:“我是工商局负责办理营业执照的。前些日子,苏越成跟我们提出申请,想办理一个北京路的营业执照,可他拿不出相关证明,我来实地看一看。”苏雅婷一颗心放回肚子里,轻松地笑着说:“哦,那你看吧。”
  
  雷敬就里里外外都看了看,然后对苏雅婷说,她家的房子坐落在栖霞街和北京路的交汇处,只因为大门是冲着栖霞街的,所以就给编了个栖霞街的门牌号,但只要有扇门冲着北京路开,他就可以办出北京路的执照了。当然,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北京路的生意那么好,栖霞街这边就淡得多了,要做好生意,傻子都知道得跟那边开个门呀。只要苏家跟那边开了门,在微信上给他发张照片,他就可以办这个执照了。
  
  苏雅婷忙着跟他互留了微信号。
  
  傍晚,苏越成下班回来,苏雅婷就把雷敬来调查的事情跟他讲了。苏越成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然后一拍脑门儿,恍然大悟:“我真傻呀。他说了两回了,要想拿到北京路的执照,就得跟北京路上有房子,咱家房子跟北京路上开个门,那不就叫有房子了吗?我这榆木脑袋,就没往那儿想!开门儿,这就开门儿!”
  
  苏越成请了一天假,第二天就请了施工队,把自家房子朝着北京路的那边开了一个门。苏雅婷照了张照片,从微信上发给雷敬,雷敬收到后,很快就给她回了一条消息,说执照已经办好了,让她有时间去取吧。苏雅婷跟苏越成一说,苏越成拍着手说:“好!”他这扇门一开,已经有好几个人来问他房子出租的事了。执照拿到手,他就等着钞票飞进门了。他转念一想,就对苏雅婷说,去给他买张两千块钱的卡,他要送给雷敬。要不是雷敬下来实地调查,还启发了他,他还办不下这个执照来呢。
  
  苏雅婷说:“爸,您这不是行贿吗?”
  
  苏越成撇了撇嘴说:“你真是念书念傻了!这哪是行贿呀?就是咱感谢感谢人家。先混个脸熟,以后有事情了,也好请他帮帮咱。”
  
  苏雅婷不愿跟他争,但从心底里,对雷敬厌恶了几分。
  
  第二天一早,他们先到一家购物中心办了一张购物卡,又赶到工商局去,找雷敬领营业执照。雷敬看过了苏越成的身份证,然后就把营业执照递给了他。苏越成借机把购物卡塞给他。雷敬把购物卡还给他,淡淡地说道:“这是我分内的事,你不用感激我。”苏越成挨了个大窝脖,只好把购物卡放回口袋里。苏雅婷却在一旁笑起来。
  
  一出门,苏越成就抱怨起来:“这个雷敬,真是个木头脑袋瓜子。该办的时候他不给办,不该办的时候他给你办了。我以为他是跟我要好处呢,给他了他却不肯要。到底怎么想的呀?”苏雅婷笑着说:“爸,你还没明白,他是脸盲症,只能照章办事。”苏越成一脸疑惑了:“啥叫脸盲症?”
  
  苏雅婷说,脸盲症,就是不记得人家长啥样。雷敬就是个脸盲症患者。别看老爸苏越成跟他打了这么多回的交道,但他根本就不记得苏越成长啥样。所以他每次接待苏越成时,就只会照规矩来。他记下了苏越成的情况,还会实地调查,给苏越成办了执照,这和苏越成跟他脸熟不熟无关。
  
  苏越成越听越奇:“还有这种病啊?”
  
  苏雅婷说:“当然有啊。”
  
  苏越成忽然难过起来:“可怜的孩子。他记得不记得我倒是无所谓。可是,人家要是给他介绍个女朋友,他都不记得人家长啥样,哪个闺女肯嫁给他呀?真要打一辈子光棍,也是苦啊。”
  
  苏雅婷听了,又不觉笑起来。老爸也真是,一想就想得这么严重。雷敬要真是这么笨,找不着女朋友也是活该。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他找不到女朋友,她心里忽然生出些酸酸的感觉。就在那天晚上,她在微信上跟他说了话:谢谢你帮我家办了营业执照。
  
  雷敬回复:这是我分内的事,不要客气。
  
  苏雅婷:你白天都那么忙,那天怎么有时间实地调查了?
  
  雷敬:我请假去看伤,看得快了,正好有时间,就拐了个弯儿,去调查一下。那里挺乱的,只怕晚上找不到你家的门牌号。
  
  苏雅婷:你怎么知道挺乱的?
  
  雷敬:那天晚上我去过了,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看到你过来了,想问问你却被你误会了,你喊来那么多人,把我一通胖揍。
  
  苏雅婷发了一个惊呆的表情:你不是脸盲症啊?
  
  雷敬:我是脸盲症啊!可不知为什么,我偏偏记住了你。就看了一眼,就再也忘不掉了。
  
  苏雅婷忽然脸上一红,心里泛起一阵甜丝丝的感觉,心头那只小鹿,撞啊撞的。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来临的感觉?不过,让她放心的是,老爸最担心的那种情景不会发生了。她就是混在千百人中,雷敬也一眼就能认出她来,那就是一见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