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喂你一口手擀面

喂你一口手擀面

时间:2017-10-11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996年的故事
  
  高速公路修到了凤凰镇,作为施工人员的阿祥便在镇子上驻扎下来。
  
  把宿舍整理好已经是晚上10点多,阿祥和工友大龙饥肠辘辘,便一起出去找吃的。凤凰镇虽然不大,但地处三省交界,南来北往的大车司机常在镇子上歇脚打尖。此时饭店大多已关门谢客,两人转悠了半天,只看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刚手擀面”还未打烊。大龙兴冲冲地就往里走,阿祥却有些犹豫,在大龙的再三催促下他才极不情愿地跟着进了面馆。
  
  店主是一对中年夫妻,男的煮面,女的跑堂。阿祥不想吃面,问有没有别的东西。老板娘抱歉地说:“我们两口子只会做手擀面。”阿祥只得坐在一旁看着大龙一个人吃。大龙埋怨道:“宁可饿肚子也不吃面?你这人可真怪!”阿祥自顾自地摇摇头:“我从小就不吃手擀面。”
  
  一群赶路的司机闯进小店,吆五喝六地要酒要菜,听老板娘说只有面条,司机们非常不解:“这么好的位置,开个酒店多好。有钱干吗不赚?”老板娘没接话,径直走开了。邻桌一个正在吃面的高个子司机搭话说:“你们是第一次在这条路上跑吧?这两口子并非不会做,而是不愿做。十几年啦,只卖手擀面。若是能讲个1996年的故事,人家还不要钱让你们白吃呢。”
  
  刚进来的司机不信:“故事我倒是有,可不要钱那不成傻子了吗!”
  
  谁知老板娘听见了非但不恼,反而凑到跟前诚恳地说:“几位大哥,你们成日走南闯北的,见闻一定很多,就给我讲一个吧。”
  
  几个司机着实糊涂了:“莫非你们要学蒲松龄,开店只为听故事?我们还要赶路呢,没工夫啰唆,快去端面吧。”
  
  老板娘失望地走开了。阿祥好奇地凑到高个子司机身边,要他讲讲这家面馆的故事。
  
  原来,这家面馆的老板叫根生,老板娘叫秀红,原是镇上一家煤矿的职工,他们有一个3岁的儿子叫小刚,一家三口其乐融融。1996年的一天,根生下了井,秀红一个人在家照顾孩子。小孩子都嘴馋,哭着吵着要吃手擀面。秀红便把他关在家里,背着小半袋麦子去街上磨粉,前后不过十几分钟,回来就发现孩子不见了。这些年,为了找孩子,两口子天南地北地跑,工作丢了,钱也花光了,不仅孩子没找到,根生的一条腿还摔断了,秀红的脑子也是一阵清醒一阵糊涂。后来,他们便回到镇上开了这家面馆,向过往的司机打听儿子的消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有,时间久了司机们也都被问烦了。如今两口子“听故事”的条件也放宽了,只要是发生在1996年的事情就成。对于这些道听途说的线索,两口子还真信,可每次都是满怀希望而去,伤心落泪而归。
  
  看到阿祥半信半疑的样子,高个子司机指指墙上,说:“孩子的照片在上面贴着呢。”
  
  阿祥站在寻人启事前看了半天,大龙喊了他几次才怅然地离开了面馆。
  
  不曾记得的生日
  
  随着工程的推进,阿祥与大龙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其间,阿祥陪大龙去过几次“小刚手擀面”,照旧只是坐着不吃面。
  
  这一天大龙过生日,下班后邀请同宿舍的几个工友一起去饭店喝酒。酒桌上,大家频频举杯向大龙祝福,令他非常感动。他举起酒杯提议:“出门在外都是朋友,大家都说一下自己的生日,到时候我大龙也给大家祝贺生日!”
  
  工友们都逐个报了自己的生日。轮到阿祥了,他却说:“在我们老家小孩子是不过生日的,生日的确不记得了。”
  
  几个工友借着酒劲起哄:“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阿祥该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吧!”
  
  气氛变得有点尴尬,阿祥借口不舒服,独自离开了酒店。半路上大龙从后面追了上来,埋怨阿祥不该扫大家的兴。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小刚手擀面”店门前,阿祥真诚地对大龙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请你吃碗长寿面吧。”
  
  两人在面馆里坐下,仍旧是大龙吃面,阿祥看着。从面馆出来,阿祥的酒劲渐渐上来了,非要给大龙讲个故事。
  
  “有一个男孩子,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就连身份证上的日期也是父母胡乱报的。他有个小弟弟,每年弟弟过生日父母都会给弟弟买一个大大的蛋糕,点上好多蜡烛,并让男孩子陪弟弟一起过。男孩子说他不喜欢吃蛋糕,就想吃一碗手擀面。父母却对他说不吃蛋糕就饿着吧,然后把他拖到墙角罚站……”
  
  说到这里,阿祥已是泪流满面。大龙惊讶地望着他,说:“这个男孩子就是你吧!”
  
  阿祥在大龙面前像一个委屈的孩子,尽情哭诉着:“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一个被拐来的孩子。说来也奇怪,别的孩子关于家的记忆都是门前有一条小河、一座桥,或者屋后有一片果园,而我对家的记忆只有妈妈喂我吃的手擀面。”
  
  大龙拍拍阿祥的肩膀,说:“难怪你从来不吃手擀面……”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莫不是根生叔和秀红婶的孩子吧。可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我也不敢确定,只是暗暗观察了很久,我觉得一点也不像呢。”阿祥的心情很矛盾。
  
  “管他呢,我们现在就去确认。”大龙拉起阿祥就往“小刚手擀面”店跑去。二人兴冲冲地赶过去,可是面馆已经打烊了。
  
  出乎意料的结果
  
  因为过度兴奋,二人一夜没睡好,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中午收工,大龙拉着阿祥又一次赶到了“小刚手擀面”店。
  
  谁知面馆的大门依然紧闭,隔壁杂货铺的老板眉飞色舞地说,前段时间公安局让根生两口子验了血,入了个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还真就给他们找到了儿子。根生一早接到通知就坐火车赶过去了,秀红一个人开不了面馆,也没那心思了,在家焦急地等根生把儿子接回来呢。
  
  仿佛一个嗜睡的人好不容易找了个枕头,一眨眼却又被人抢走了。阿祥木然地转身往回走,大龙连忙追了上去。
  
  从面馆回来三天了,阿祥几乎一句话也没说,除了上班、睡觉,就是发呆。大龙担心阿祥憋出病来,好说歹说劝他到镇上转转。
  
  两人漫无目的地在镇上溜达,经过街角的一家小酒店时,大龙突然碰了碰阿祥,说:“快看!根生叔回来了。”
  
  阿祥朝酒店里一望,果然是根生叔一个人在喝酒。“喝酒有什么稀奇,找到儿子高兴呗。”
  
  “高兴为什么喝闷酒?该不是儿子没找到吧。”听大龙这么说,阿祥便随他一起进了酒店。
  
  根生认得大龙和阿祥,非要拉他们坐下一起喝。大龙有些迫不及待,问道:“你不是去接儿子了吗,咋一个人在这里?”
  
  根生已经有七分醉了,经此一问竟然哭了起来。
  
  原来,根生与失散多年的儿子DNA比对确实成功了,可意外的是当他千里迢迢赶过去时,对方看到他一身的寒酸打扮,竟然不认他这个爹,连个电话都没留下就跑了。根生一个人回到了镇上,心灰意冷,连家也不敢回了。
  
  “这么多年了,毕竟咱没有尽到抚养的责任,他和我们没啥感情,我不怪他。知道他在别人家里过得很好我就心满意足啦!”说到这里,根生已是老泪纵横,“可回家咋跟秀红交代呢?可怜她还蒙在鼓里,她现在的身子骨又不好……”
  
  “秀红婶真可怜。”两人既气愤又替根生两口子难过。大龙更是急得直拍桌子:“亲生儿子不认爹,想认的却又认不上。”
  
  根生不解地望着面前的两个小伙子,大龙干脆把阿祥的身世一股脑地和盘托出。
  
  “难怪你在我家面馆从不吃面呢。”或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根生紧紧地握住阿祥的手,“娃啊,你可千万要帮帮叔。”
  
  喂你一口手擀面
  
  第二天一大早,“小刚手擀面”店门前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人们都在谈论着阿祥与根生夫妇之间曲折而又离奇的故事,喜庆的鞭炮放了一串又一串。
  
  秀红抱着阿祥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折腾了好半天,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忙不迭地跑到厨房,不大一会儿便将一碗面条郑重地端到阿祥面前,哽咽着说:“娃啊,这是娘亲手给你做的手擀面,20年前你没吃上就被人贩子拐走了,今天让娘喂你啊!”说罢将面条夹起来送到阿祥嘴边。
  
  阿祥张嘴吃了一大口,这手擀面的味道居然与儿时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他仿佛一下子回到了20年前,哭着央求秀红:“娘,再喂儿一口,再喂儿一口……”
  
  这一幕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而根生、大龙、杂货铺老板和派出所的宋警官几个人除了感动,还有说不出的心酸。
  
  从那以后,只要下了工阿祥就往面馆跑,帮助根生两口子忙里忙外,再苦再累也是整天乐呵呵的。
  
  根生感到愧对阿祥,私下里总是说:“是叔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阿祥却说:“你们本来就是我的亲人。”
  
  美好的时光总是特别短暂,秀红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根生和阿祥都劝她去医院,可她说什么也不肯,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张罗着要给阿祥说媳妇。
  
  阿祥不忍心再继续骗秀红,几次想对她说明真相,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秀红终于病倒了,阿祥请了长假在医院服侍她。考虑到根生年纪也大了,阿祥主动承担了晚上的陪护。临睡前,他细心地用湿毛巾给秀红擦脸,擦手和脚。看到阿祥累得满头大汗,秀红拿过毛巾执意要给他擦背,望着阿祥背上的一块胎记,秀红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默默地流泪。
  
  第二天,秀红的精神特别好,她对根生说想吃手擀面,让根生回面馆煮了送来,又让阿祥去镇上派出所请宋警官过来。
  
  不一会儿,根生、阿祥和宋警官都到了病房。秀红握住宋警官的手,还未说话泪水已经流了下来:“为了找娃这些年没少麻烦您,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但我还想拜托您一件事,帮助阿祥这孩子找到他的亲生父母吧!”
  
  大家一脸惊讶地望着秀红。秀红却又转向阿祥,说:“有些事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辈子。娘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该让你为了我耽误了你寻找亲人的大事。”
  
  “你们都是好人哪!”宋警官坚定地说,“您放心。我一定会帮阿祥找到家人。”
  
  秀红欣慰地笑了,攒了很大的力气才对阿祥说:“娃啊,让我再喂你一口手擀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