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夺命“硝烟”

夺命“硝烟”

时间:2017-07-14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一根香烟在静静地燃烧,有人闻到了浓郁醇厚的香气,有人却看见了一捆捆的钞票。在这两者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凶险……
  
  一、离奇的车祸
  
  深夜,郭天潇正驾驶着一辆大货车在公路上飞驰,这时突然来了一条短信。他看后立刻眉头一紧,额头上的汗珠滚了下来。为了安定情绪,他点了一支香烟,顿时香气弥漫开来,他只觉得四肢瘫软,昏昏欲睡……
  
  郭天辰大学毕业已经两年了,现在做着一份低调、稳定的工作。这天早晨他正哼着小调准备迎接新的一天,一个来电却粉碎了他的心情。电话是交警打来的,对方告诉了他一个噩耗:他的哥哥郭天瀟于昨天夜里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对于郭天辰,哥哥郭天潇不单有亲情,更有恩情。兄弟俩从小生长在农村,父亲早年出过意外断了一只胳膊,成了残疾人,家里生活非常艰难。当时还在读高中的哥哥一咬牙辍了学,远去大城市打工。家里靠他寄回来的钱维持着生活,供郭天辰继续读书。
  
  这突如其来的死讯犹如五雷轰顶,郭天辰的脑子“嗡”一声就炸开了,他决定立刻动身赶去现场,为哥哥送上最后一程。可到了事发现场,交警却告诉他说,这场车祸很有可能暗藏玄机。
  
  车祸当晚,郭天潇正在赶夜路,可不知怎么他却突然改了方向,从一条大路上拐到了一条很窄的乡间匝道。要知道这腊月的寒天可是滴水成冰,又不巧这几天刚下过一场大雪,所以地上的冰是又硬又滑。而乡间小路也不可能有路灯。就在一个拐弯的地方,车轮打了滑飞出了马路,在黑暗中撞到了一棵大树上,哥哥当场就断了气。
  
  交警分析说:“这场事故的可疑之处在于,郭天潇明知道小路危险,但为什么要突然改道行驶?若要说为了赶时间,可我们检查过,货车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警察见郭天辰一脸的悲痛,语气缓和了下来,“小兄弟,这只是常理上的分析,凡事都没有绝对,也许是快过年了,他回家心切吧。”交警说着拿出来一个小袋子,“这个袋子里面放着你哥哥身上的遗物,现在就交给你处理了。”
  
  郭天辰接过警察手里的袋子,里面只有几样物品:一本工作证,一部手机,还有一盒“大熊猫”牌香烟。交警最后说:“工作证上有郭天潇的单位‘远洋物流公司’,如果方便的话,就请把这场事故通报给他们吧。”
  
  回到家中,郭天辰按照工作证上的号码拨了过去,公司里一个负责人接了电话。但没想到他却对整个事情矢口否认:“什么?车祸?我们公司目前还没有接到相关的通知,也没有货物遗失的情况上报!郭天潇?我们公司里是有姓郭的,但却没有叫这个名的!”
  
  郭天辰一听急了:“你们这是胡说!哥哥身上明明就带着‘远洋物流’的工作证,难不成你们想抵赖?”
  
  负责人说:“小伙子,如果真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难道是我们想赖就能赖过去的吗?我敢向你保证,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货运一切正常,公司里也绝对没有郭天潇这么个人!”说完那头挂了电话。
  
  这是怎么回事?哥哥的意外本来就令人生疑,怎么连他的工作也会有假?郭天辰觉得事有蹊跷,他拿起哥哥的手机,想找一个他的朋友问个究竟。可打开手机他更傻了眼:手机里的通讯录上竟然只有“弟弟”这一栏,除此之外,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全部是空白!
  
  郭天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盒“大熊猫”香烟上。白色烫金的烟盒异常奇特,制作精良的外壳上面写着“特供”两个字。凭经验得知,这烟定属于烟中贵族,不但价格不菲而且一盒难求。哥哥近年的确挣了不少钱,但是会抽如此高档的烟还是令人倍感意外。
  
  他随手拿起烟盒,准备吸一支烟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时,烟盒里有一张纸条滑落出来,放到灯光上仔细辨认,上面写着一行奇怪的符号:A12nj28,A15wx,B16j11,C58sh7……
  
  郭天辰隐约感到这是一组代号,每一个字母和数字都代表一个名称,但意义不得而知。有什么事情需要弄得如此神秘?他的心中充满了大大的问号。
  
  面对着这些怪事,郭天辰有些束手无策。他只恨自己对哥哥的近况知之甚少,以至于眼下这几样遗物竟成为了解哥哥的唯一线索。但现在这线索算是断了。就当他陷入停滞之时,哥哥的手机竟突然响了。郭天辰飞快地抓起手机,忐忑地按下了接听键。手机响起了一个低沉的中年男人声音:“你好,是郭天潇的弟弟郭天辰吧?我是陈老板,算是你的一个远方亲戚,你可以叫我‘叔叔’……”
  
  二、双面枭雄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从寒冷的冬天到了火热的8月。郭天辰坐在一列开往GZ市五仙桥的火车上,颠簸的车厢正犹如他忐忑的心情。他手里死死攥着陈老板的地址,此行便是投奔这个“叔叔”而来。听说这个远方的“叔叔”,这些年“做大了”。
  
  说起这位“叔叔”,当年可是穷得叮当响。30好几的他,一无文化二无手艺,被戏称作“八卦阵里骑马”——想闯出来难!但“叔叔”却不甘心一辈子窝在那穷乡僻壤,只身一人出去闯荡。功夫不负有心人,“叔叔”经过10年的努力,破釜沉舟,终于混出了一片天地。后因人手稀缺,“叔叔”经常回村里招兵买马。说来也怪,但凡跟着他出去闯的人,现在大多都发迹了,更有的坐拥“香车别墅”。
  
  这样的好事岂是可以错过的?一时间,“叔叔”成了村里的英雄人物,去投奔他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叔叔用人却有一个原则,就是一定要“知根知底”,按照他的说法,这叫“用人不疑”。可是要问他具体做的什么业务,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似乎他的生意比他本人还要神秘。
  
  眨眼之间火车到站了。五仙桥的8月,整个城市都灼蒸在烈日之下,一波波的热浪朝郭天辰的脸迎面扑去,几乎使他睁不开眼。但是在见到“叔叔”的那一刻,他却顿感阵阵的心寒。
  
  为何?原来“叔叔”并不是想象中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甚至和普通的老板都相去甚远。他只是一名蜷缩在大厦一角,顶着炎炎烈日的修鞋工!
  
  郭天辰惊得两眼溜圆,脑中不由回忆起那通神秘的电话:“我是陈老板,你可以叫我‘叔叔’。你哥哥是我生意上的得力助手,对于他的死我非常惋惜。”简单的开场白后,陈老板直截了当地进入了正题,“不过,俗话说‘有失必有得’。现在我正缺一个信得过的副手,你的背景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教书对你来说有点太过平庸,如果愿意的话,可以过来接你哥哥的班,我保你今后大富大贵!”
  
  这是何等的口气!郭天辰打量着眼前这位“陈老板”:过气的中分头和一抹八字胡,精瘦的身体套着一身素装,尤其是脸上的一抹鞋油显得十分滑稽。难道那些话真的是出自此人之口?
  
  “叔叔”看出了他心中的疑虑,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嘴角稍一上挑,轻轻的“嘿”了一声说:“跟我来吧。”
  
  路上,“叔叔”疾步在前,郭天辰紧跟在后,二人绕来绕去穿过了大街小巷,来到了有一片民房的小区。“叔叔”告诉他,这是五仙桥这个城中村的特色之一,眼前这些平房并非住宅,而是加工工厂。
  
  工厂?郭天辰环顾四周,感觉怪怪的。按说现在天好日明,正是开工的大好时机。但这里各个房屋都门窗紧闭,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屋内偶有窃窃私语的人声传出来。除此之外,便别无它响。难道是天气的原因,人们都不愿开窗透气?此地风大如热浪,外加地表干燥且松散,一有风起,不时伴有大量尘沙。这样想来,倒也在情理之中。
  
  一会儿,二人来到了一间杂货小店,“叔叔”大气地推门而入,像换了一个人。刚一进门,一个低矮粗壮留着寸头的青年就迎了出来:“叔,回来啦?”
  
  郭天辰一看,此人很是眼熟,这不是“缺牙顺”吗?“缺牙顺”是自己儿时的玩伴,大自己5岁。小时候因为调皮磕掉了一颗门牙,非常显眼,就得了个“缺牙顺”的绰号。后来,他高中只读了一半就无心继续,辍了学,跟着“叔叔”出来闯荡。
  
  “现在大家都叫我‘金牙顺’。”他“嘿嘿”一咧嘴,一颗金色的门牙呲了出来。
  
  见“叔叔”一路走来气喘吁吁,金牙顺不敢怠慢,忙递上了一支“软中华”烟。“叔叔”接过烟猛吸了一口,整个烟头泛起了红光,烟杆燃去了一大截,未熄灭的烟丝零星落地,一阵浓郁的香气随之而来。这只中华烟的来头虽不及哥哥的那盒“大熊猫”,但一盒下来也要百元上下。郭天辰心中有数,面前这位瘦不拉几的人绝对不是一个修鞋工。
  
  果然,没等他发问,“叔叔”就开了口:“你哥车上的货物,后来又仔细找了没有?”郭天辰一愣,关于所谓货物,“叔叔”在上次的电话里已经再三询问过了,可车上明明就是空的,哪里有什么东西?面对“叔叔”的穷追不舍,郭天辰嗅出了一丝不可告人的气息,但他还是不露声色,否定地摇了摇头。
  
  “叔叔”若有所悟地“嗯”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很快,他便精神一振,嗓门也提高了:“这里就是咱们的生意。”他扫视了一下四周,“与生意相关的都在这里做,现在正是旺季,有钱赚却没人拿。你尽快熟悉一下,有什么不懂的就问金牙顺。”
  
  這间小店面有几十个平方,门口是一个放着矿泉水和冰糕的大冰柜,上面凌乱地摆放着几个散包烟。但向里看去,好像还有一道门。
  
  见郭天辰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金牙顺拍了一下他的头,说道:“你小子肯定是被刚才咱叔修鞋的样子吓到了!哈哈,告诉你吧,别看咱叔白天修一双鞋才赚那块儿八毛的,那叫掩人耳目。到了晚上,做的可是现金过万的大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