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时间:2017-10-1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下了火车换汽车,一路颠簸摇晃,心也跟着起伏不定,带着失恋的痛,李缃来到这偏远的山乡。曾经海誓山盟的男友突然飞到美国再也不回来,痛过哭过之后,她毅然决然地报考了特岗教师,被分配到一个极为偏远的山区执教。
  
  辗辗转转,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翠屏县教育局,教育局的王主任用疑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她好几番。玉壁乡可是全县最穷的乡,真怕这个年轻的女教师会被吓住。王主任说:“玉壁乡可不是什么世外桃源,那里条件相当艰苦,有好几个老师都坚持不下来离开了,希望你不要当逃兵啊。”
  
  李缃淡淡地说:“请您放心,我若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就不会到这里来。”
  
  正说着,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像风一样卷了进来,穿着质地普通的白色衬衫和洗得发了白的牛仔裤,蓬松的短发下一张灿烂的笑脸如阳光般照亮了整个昏暗的办公室,让周围的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年轻人揩着额头上的汗,笑道:“王主任,让您久等了。您也知道我们学校人手紧,大家都走不开。”
  
  王主任大度地挥挥手:“行啦行啦,别解释了,知道你们个个都是大忙人——来,小李,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玉壁乡清溪小学的教导主任方飞,专程来接你的。”
  
  李缃简直有些错觉,心想他怎么跟自己想象中的乡村教师完全不一样?
  
  方飞哈哈一笑:“你好,我叫方飞,方块字的方,一飞冲天的飞,可不是姹紫嫣红的芳菲哦。”
  
  李缃忍不住莞尔,这人还挺幽默。
  
  方飞又说:“手续都办妥了吧。王主任,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娃儿们都还等着上课呢。”
  
  王主任笑道:“你真是个急性子哟,你这个连自己算进去也只有四个老师的小学校的教导主任可真比国务院总理还忙哟。”
  
  方飞笑着纠正他:“不对,我们现在是从四张牌变成五朵金花了。”
  
  哪有男人把自己比作花的?李缃越发觉得这个人好笑。
  
  从县教育局出来,方飞把李缃的行李捆在一辆漆色斑驳的古董级摩托车上,然后让她也坐上去。车身后座满满当当的大箱大包挤得她的腿根本没处放,但她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得小心翼翼地坐上去,才刚坐好,就听“呜”的一声咆哮,摩托车猛地跳起来向前冲去。她身子猛地一颠,上身不由自主向后仰去,吓得她急忙用力往前扑,两只手也不自觉地抱住了方飞的腰,反应过来后,赶忙不好意思地松开手臂,却又是猛地一颠,吓得她不由自主地手臂又一紧,再也不敢松开。
  
  出了县城,山路渐行渐陡,摩托车无法再行驶。两人只好推车步行。看到两边竹林苍翠的美景,李缃禁不住赞叹:“好美啊!”
  
  方飞却泼给她一盆凉水:“先别忙着赞叹,我们这里已经吓走好几个老师了。”
  
  李缃心中一紧,虽然早已无数次坚定自己的信念,但想到王主任的告诫,难免还会有一丝胆怯。又走了大半天,路才稍微好一些,她这才注意到这段路虽然也很陡,但却很平整,有些地方还是用碎石、煤灰和木屑等精心铺过的,就像打了一块一块的补丁,不禁有些奇怪。方飞解释说山路难走,孩子们上下学很不安全,他们几个老师从去年开始自己动手修路。只不过他们人少力薄,至今也才修了三公里多一点。李缃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敬意,这可是一项艰巨的工程啊。
  
  终于到学校门口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飞奔出来兴奋地大叫:“你们可算回来了,大家快出来欢迎新老师啊——”紧跟着“叮叮当当”一阵铃声,空旷的校园里瞬间欢腾起来,教室门纷纷打开,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们欢呼着奔跑出来把他们团团围住。
  
  李缃还没来得及看清校园全貌,就被这汹涌而来的人潮淹没了。孩子们你推我搡地拥在她周围,红扑扑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却都只嘻嘻笑着不说话。
  
  方飞逗他们:“咦,你们不是天天盼新老师来吗?怎么见了新老师一个个都变哑巴啦?这就是咱们的新老师,大家快向李老师问好。”
  
  孩子们拖长了声音齐声喊:“李老师好——”
  
  李缃也由衷地笑着回应:“同学们好,看到你们我真开心。”
  
  方飞一一介绍夹在孩子们当中的几个老师:有长者风范的校长刘忠华,被大伙称作刘老大;教英语的郑向阳健壮朴实;教语文的陈瑾看上去柔弱得像林黛玉一样。
  
  末了方飞又兴奋地大声嚷道:“你们瞧这是什么?吉他!这可是咱们清溪小学第一件真正的乐器,可以正式载入校史的。哎,宝贝们,咱们欢迎李老师给咱们弹唱一曲好不好啊?”
  
  孩子们欢呼起来,刘老大忍不住了:“我说姓方的,你是不是真疯了?李老师一路舟车劳顿,你不先带她去宿舍安顿休息,倒先让人家表演什么?”
  
  方飞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哎呀,都怪我太兴奋了。”
  
  大家带李缃来到宿舍,然后七手八脚地帮她归置行李。李缃一抬头瞧见门外密密匝匝地挤满了小脑袋,一双双眼睛好奇而热切地望着里面,有的还羞涩地咬着手指头。
  
  李缃感慨不已,她走到门外坐下,拿起吉他,在孩子们的掌声、笑声中,弹唱了一首又一首歌。大家都兴奋地跟着和唱,这一路的惆怅与失落随着歌声一起飞到了九霄云外。
  
  第二天李缃开始正式上课,一切都比想象中顺利。她竟然很快适应并且喜欢上了这里的生活。
  
  可是每天晚饭后修路就没那么顺利了。工具原始,效率低下,进展缓慢,城市长大的李缃更是第一次抡锄头,不时被磕到碰到。但是眼看着脚下的路一天天地延伸开去,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快乐的希望。
  
  在阵阵欢声笑语中,天色渐渐暗下来。大家收拾工具回到学校,老师们开始在灯下备课。李缃的眉头却渐渐收拢,身子也忍不住佝偻起来,坐在她对面的陈瑾抬头见她一脸的痛苦,不禁惊讶地问:“你怎么了?”
  
  李缃涨红了脸,半天才小声说:“你能陪我去趟厕所吗?”
  
  陈瑾扑哧一声笑了:“怪不得你每天下午都不肯喝水也不肯喝汤,原来是因为这个呀?”说着站起来拉着她往外走。
  
  原来,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李缃就发现最大的难题是如厕问题。山村里面最原始的厕所搭在校园之外至少三百米左右。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四周山林飒飒,黑影重重,虫鸣风啸,时不时还有几声野兽的呼号,真比看恐怖片还令人胆战心惊啊。于是她决定,每天晚上坚决不上厕所。可是今天下午轮到方飞负责晚饭,他使劲吹嘘自己独家秘制的笋汤如何如何好喝,热心地劝她多喝几碗。她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没想到……
  
  上完厕所出来,全身轻松的李缃抬头看看天空,不禁惊叹:“好美的星空啊!”